跟苏东坡学骂诗学究喝私酒

发布时间 2019-11-06 17:45:02 点击: 2 作者:

跟苏东坡学骂诗,新泰资讯,学究喝私酒吃病牛肉与老白菜帮子炖猪肉才子骂人之毒,胜过泼妇,泼妇能骂。

才子能骂笑人;

闻之若鬼嘶兽嚎,

说是某大才子所作。

区别只在于,更大的区别在于,品之若啖蔗含饴。才子骂人是艺术,大快朵颐。泼妇骂人是糟粕,又若蝇屎在喉;有人拿诗来请苏东坡。

苏东坡放眼望去,

俗不可耐。令人作呕;于是不吝恶语相向,正是东京学究饮私酒。食瘴死牛肉,醉饱后所发者也,冬烘先生的学究,一无才情,何来好诗!真有诗,也是喝着廉价的私酒大醉。如此酒足饭饱喷出来的东西还能好闻得了!说的更难听者?吃着病死的牛肉。

当然这是艺术之美,

活灵活现如漫画。这诗就是一附庸风雅老学究的私酒病牛肉呕吐物啊!丑到极处是为美,恶语相向类泼妇,入目三分骂亦精。当然这是大才子之骂,可以想见。苏东坡说完之后,当会得意地仰天哈哈。

而那求品诗者也当掷诗于地!

纯然无邪欢乐少年派,

倒像他作了一首好诗!抚掌畅笑。好像怕私酒病死牛肉的呕吐物脏了自己的手,苏东坡就是如此心直口快。坦荡率真;好便说好,不好便是!

的是不可多得评诗妙语,

有一妇女拿诗来非让发表不可,

语言是标语口号式的狂呼大叫,

内容是歌颂镇里新建的计生大楼的,

说的都是心里话;就以这恶作剧式的诗评而言,虚心者当听来如醍醐灌顶。字字切骨如珠矶,想起自己也做过类似的事。那时正当副刊编辑。草草地激动地写在一张小纸上。缓兵之计是让她抄在稿纸上,看着像准备发表。有人问诗如何。我说像老白菜帮子炖老猪肉。这时埋头抄诗的她突然抬起头来认真地对:

却让她戳到笑点,

真选了她的几行诗发了个豆腐块。

"徐老师,白菜炖猪肉最好吃!"本来我们忍着没笑,开怀大笑,她也笑了起来;我们是各笑各的笑啊!一时间,我心里明白;被她的儿童天真派所感动;还邀我们去参加联欢会;激动得她跑来专门感谢,听她朗诵这。

事后我还为此写了一篇幽默小品文呢?

这类笑谑,并无恶意;既图一时嘴头痛快,又想炫才,与小孩子恶作剧没两样。所以总是很可爱,很讨喜。也很艺术。是狗尾附骥;当然与苏东坡笑嘲相比。仅得其皮毛;聊博一小笑耳,而东坡之了不。

是敢如此当面讥讽权贵与小人,而不惧惹祸上身;为好人出一口恶!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